众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众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站。

热门关键词: 绿水镇村干部  【兼职骗局】    绿水  四川叙永

陈凯歌再谈《霸王别姬》 忆"程蝶衣"张国荣引泪目

来源:众闻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5 12:00
摘要:北电78级校友陈凯歌导演最近带着《霸王别姬》回到了母校,在映后交流阶段谈到这部影片的缘起、剧本创作、选角以及给他带来的影响。凯歌导演的发言一如既往地文采飞扬,且动情。 光阴似箭,《霸王别姬》这部电影问世已经有二十五年时光了,当年参与拍摄的几

北电78级校友陈凯歌导演最近带着《霸王别姬》回到了母校,在映后交流阶段谈到这部影片的缘起、剧本创作、选角以及给他带来的影响。凯歌导演的发言一如既往地文采飞扬,且动情。

光阴似箭,《霸王别姬》这部电影问世已经有二十五年时光了,当年参与拍摄的几百个工作人员,有些都已经不在了,还在的这些工作人员提起拍摄的那些事儿,都还和昨天一样,非常感慨。我的两位非常亲密的合作者顾长卫老师、陶经老师,当年风华正茂,都是三十几岁的年龄,我的同校同届的同学,却创造出那样雄浑壮丽的声音和画面,很了不起。张丰毅是我们七八级表演系的佼佼者,他所演的段小楼丝丝入扣,非常精彩。还有赵季平老师,我们从《黄土地》就开始合作,他一直是我最尊重的作曲家。还有谁呢?还有很多,我的助手、合作者张进战、白玉,美术杨占家都对这个电影作出了很多的贡献。

我们这个戏基本是在隔壁北影的厂区里面拍摄的,也去了北京的很多其他的地方,我们在这个厂区所搭建的景地有些已经不在了,和那些人一样,有些还在,但是已经非常苍凉破旧了。我现在到了那个地方,自己对自己说:“真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但即令如此,我已生了很多关于无常的感慨,唯一留下来的,是这部电影,二十五年来,一直都在这。陈凯歌导演如是说。

陈凯歌再谈《霸王别姬》 忆"程蝶衣"张国荣引泪目

陈凯歌在北京电影学院

《霸王别姬》的缘起

《霸王别姬》这件事情的缘起是从一位住在香港的女制片人徐枫女士开始的,徐枫女士原来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女演员,和胡金铨导演合作拍摄过很多经典的影片,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侠女》。七十年代的时候徐枫跟随胡金铨导演去过戛纳电影节比赛(获奖),那是当时华语电影得到的唯一一个技术大奖,从此徐枫女士便对戛纳电影节情有独钟,在电影节的时候经常去。我就是1988年在带着电影《孩子王》去参加比赛的时候遇到的她,那时候的两岸关系还没有后来那样的发展,我们见面之后说约个地方聊上几句时都挺紧张的,可见时间能把很多事情改变。

等到《孩子王》在戛纳的首映式这一天她也来了,影片放映完以后大家匆忙打了个招呼就散了,第二天她又找到我说:“你拍的挺好,但是我觉得你能拍的更好。”她说我这有本书,你看看,愿不愿意把它拍成电影。我当时真没当回事,因为一个制片人将一本书交与一位导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本书就是《霸王别姬》。我说:“感谢您的盛意,但是我还有别的片子要拍。”她说:“我可以等你。”

这一等就是两年的时间,直到《边走边唱》完成后我们又去了戛纳电影节参加比赛的时候她又来了,这件事就是在那个时候才确定下来。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徐枫女士是《霸王别姬》这部电影的第一位开启者,是第一位功臣。她一直对我说在《侠女》之后她有一个愿望,她非常希望带着另外一部影片去戛纳,得到一个更大的奖。这个金石为开的结果便是她的夙愿居然实现了,在两年以后的1993年,这部电影在戛纳获得了金棕榈奖,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情。至今我都觉得徐枫女士是独具慧眼的一位制片人。

我觉得这部电影的第二个大功臣是原小说的作者李碧华女士。我到香港见到她的时候,觉得这个人才高八斗,异想奇思,非常有创作上的活力,是很有趣的一个人。不管是她的《胭脂扣》,还是其后拍的《青蛇》我都觉得非常好,好就好在她的故事是顺着人情走的,而不是顺着一个目的走的,她写的东西轻轻巧巧,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包袱,不教化人,而是让你随心去品味俗世人间的故事,所以她的东西写的非常非常顺畅,我们也聊得非常好,决定一起来合作这样一部戏。所以说起来李碧华女士其实是《霸王别姬》的母亲,她为影片的拍摄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她就是那个为影片打基础的人。

从小说到电影

其实我也听到过一些批评的声音,说《霸王别姬》说到底就是一个通俗故事。我宁愿把这样的评价看成是一种表扬。这让我想起沈从文先生在世的时候曾和他的同乡,写过《芙蓉镇》的古华说过这么一段话,他说倘若你自己的创作太过用力,从某种角度上看太深,你就无法去表现你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也会使读者感到吃力。这段话我读到之后对我很有启发,电影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表现普普通通的人的感情,一部电影当中的情感应当被观众接受到,故事在于怎么讲而不在于故事本身,阳光之下无新事大家应该都清楚。我也想起唐朝诗人温庭筠的一句诗,曾让我琢磨过很长时间,他说“满宫明月梨花白”。我说这个“白”字是再通俗不过的一个字了,一般难以入诗,但是它好就好在,这一个字把月光给写绝了。所以我觉得是普通的字,普通的情感,不同的属于个人的表达方式,是一部电影非常重要的一些元素。

在这部电影里大家会看到有两位署名编剧,一位就是小说的作者李碧华女士,还有一位就是芦苇老师。我通常有一个习惯,就是我和编剧们一起工作的时间非常长。我通常会花最少两三个月甚至五六个月、一年的时间和编剧进行沟通,其实就是两三个人在一起坐禅,去琢磨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去做。《霸王别姬》的这个过程大概是从一九九一年的六七月份从戛纳电影节回到北京之后开始的,影片本身是从一九九二年的二月中旬开拍的,换言之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用八九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个剧本。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剧本的初稿写好以后,大概是一九九一年的年底,芦苇老师给了我一支笔,说如果哪个剧哪个场次你满意,就画一个圈,结果初稿只有几场戏是画了圈的。创作相当艰苦。

陈凯歌再谈《霸王别姬》 忆"程蝶衣"张国荣引泪目

陈凯歌

(编剧)这个过程我感觉其实是挺复杂的一个过程,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在面对《霸王别姬》这么一个故事结构时——片中时间的延展大概有五十年左右——我们首先想确定的就是,这个故事是跟着事件走呢,还是跟着人物的性格走。我们大家都知道“情节是性格史”这句话,有什么样的人物性格才有什么样的故事,我们决定不走事件推动情节的路子,让性格成为这个故事发展的动力,从人物的性格入手。这里首先要确定的就是程蝶衣的性格,因为他是整个故事的种子,当然还有段小楼和菊仙,这三个人构成了非常生动的人物关系,两男一女或者,两女一男,全看你观察的角度。故事就是围绕着这三个人展开的,而我们希望始终追随程蝶衣,因为他是影片的灵魂。在这里想说一下程蝶衣这个人物在整个电影中的核心作用,在从原小说到电影的过程中这个人物经过了一些调整,他的性格十分强烈,电影中很多地方也都突出了他的这种性格,这也是从文字到电影戏剧化的一种转化。大家看完电影之后都记住了“不疯魔不成活”这句台词,电影中用了很多种方式把他的这种思想反复地强调并用电影化手段表达出来,这其中还是做了相当多的工作。

陈凯歌再谈《霸王别姬》 忆"程蝶衣"张国荣引泪目

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饰演程蝶衣

程蝶衣的人物创造

程蝶衣性格是由三个条件决定的:

第一,他是妓女的儿子,从小生长在勾栏青楼之中,见惯了风月之中的肮脏,他痛恨反感这样的男女关系。

第二,他的童年少年是在戏班中度过的,那时戏班的孩子不许和外界接触,(可以讲云和堂的故事)因此不谙世事,不懂世故,换言之,就是一派天真,这样的人进入社会,不死才怪。

责任编辑:admin
-->

最火资讯

众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自愿者每20分钟更新

商务合作QQ:2986945845 投稿Email:[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 地址: